返回 首页

全本小说网手机版

首页免费久久国产片免费久久国产片最新章节 》免费久久国产片正文
关灯
护眼
字体:

正文 免费久久国产片

    (0570)

    扎海完全不害怕虎贲军的枪林弹雨,他提着狼牙棒,大踏步的向前冲。周围纷飞的米尼弹,好像完全绕开了他。别的鞑子,在他的激励下,也纷纷的向上涌,浑然不怕米尼弹的射击。

    “汉狗!”

    扎海大声的疾呼着,高高的举起了狼牙棒。

    这是他要和对方血战的习惯姓动作。以前,他和明军接战的时候,就是这样悍不畏死的冲上去,然后将明军的防御体系,硬生生的撕碎的。只要被他近身,挥舞起狼牙棒,明军的伤亡,马上就会直线的上升。

    然而,在虎贲铳的面前,他就是渣!他根本没有机会来到虎贲军的面前!他身上的银白色盔甲,实在是太引人瞩目了。好几个虎贲军战士,都瞄准了他。其中,就有章印本人在内。章印一眼就看到了这家伙的危险,当然要优先照顾他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枪声响过,扎海仰面倒下,双腿无奈的蹬了蹬,就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。至少五颗的米尼弹打中了他的身上各个要害部位,其中至少有三颗米尼弹是直接打中了他的眉心附近。在这样的重创下,即使是大罗金仙,都无法活下来。

    硕大的狼牙棒掉下来的时候,砸到旁边一个鞑子的脚,顿时让那个鞑子跪倒在地上。跟着一颗米尼弹飞来,将这个鞑子也打死在地上。旁边的鞑子试图绕开狼牙棒前进,结果也被虎贲军一枪打死。前前后后,在狼牙棒的四周,至少倒下了五具鞑子的尸体。

    其余的鞑子,也很快被清理干净。章印快速的清点战果,总共打死了八十三名鞑子。换言之,还有两百多名的鞑子,蜷缩在山岭上。连云岛的中间地带,是一片隆起的山包。山包的外面,都是悬崖峭壁。山包的里面,则是沟壑纵横。

    “继续前进!”

    方贺打着手势,

    很快,海军陆战队就来到了山脚下。

    连云岛的中间,是一片崎岖的悬崖峭壁,可能是远古时候的地壳运动造成的。鞑子就隐藏在悬崖峭壁的上面。悬崖峭壁的中间,都是沟堑和深谷,不利于大部队的行动。残存的鞑子,就躲藏在这么复杂的地形里面。而虎贲军海军陆战队,就是要在这么复杂的地形里,将鞑子完全的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真正的攻坚战斗开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将海军陆战队的战士送上岸以后,黄世军和李绩成,都指挥战舰慢慢的离开岸边,重新进入深水区。

    听到岛上传来的枪响,陈耀阳内心里直咕嘟,虎贲军难道就是这样战斗的?他们就是这样战斗,就能取得黄县大战的胜利?简直是不可思议啊!这么点人,就敢上去连云岛和鞑子硬拼,真是不怕死吗?

    虎贲军的所有行动,都没有禁止陈耀阳观看,因此,虎贲军的行动,他从头到尾都看得清清楚楚。他仔细的数过,上岸的海军陆战队,只有三百人左右。搬运上岸的物资,也不是很多。陈耀阳很难相信,只有三百人的海军陆战队,能够将整个连云岛争夺下来。张准真的对自己的部下这么自信?

    陈耀阳从黄世军那里得知,连云岛上,至少有一个牛录的鞑子。一个牛录的鞑子,那就是接近三百人。要是明军进攻,最少需要五倍于鞑子的兵力。要是有十倍,那就最好了。他情不自禁的纳闷,虎贲军的这些人,都是神做的不成?居然一对一就想和鞑子单挑?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张准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升帆!”

    黄世军大声的发出命令。

    水手们将降落下来的船帆,又纷纷的升起来。由于还是北风,船只航行的速度还是很慢。由于海军陆战队已经下船,大量的物资也被他们拖到了船上,现在,战舰上面是空了很多,只有张准和身边的狙击手们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天津水师的水手,都有点不敢靠近那些狙击手。他们感觉这些狙击手,看起来总是很冷漠,仿佛根本不将人命当做一回事似的。事实上,又有哪个狙击手的手上,没有十条以上鞑子的姓命?他们都在默默的忙碌自己的事情,要么是在检修武器,要么是在埋头大睡,还有人用匕首搞木雕塑。

    战船绕过连云岛,顺着连云岛西侧的海面,继续向北方航行。在航行的途中,张准举着千里镜,仔细的打量着连云岛。隐约间,能够听到岛上传来的枪声,应该是海军陆战队和鞑子接战上了。和陈耀阳的担心完全不同,张准对海军陆战队的战斗力,是充满了信心的。这可是他最擅长训练的部队!

    若不是连云岛上的地形比较复杂,海军陆战队只要出动三个小队,就能将一个牛录的鞑子打得遍地找牙。守岛,绝不是鞑子的专长。有虎贲铳,有米尼弹,有炸药包,连云岛上的鞑子,一个都跑不掉。遗憾的是,大炮还是没办法投入使用。这种小岛攻坚战,要是有几门的奔雷炮助阵,会更快的解决战斗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,蜈蚣湾到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黄世军向张准报告。

    张准举起千里镜,仔细的打量着前面的海湾。那边,就是登州水师的临时基地。在长生岛受到虎贲军海军的袭扰以后,鞑子就将登州水师的残部,都撤退到了这里。因为伸入海水里的土地,好像是蜈蚣的触角,因此又叫蜈蚣湾。

    其实,蜈蚣湾并不适合作为海军基地,这里的水太浅,无法停靠大型的战船。附近又没有阻挡风浪的山脉,在北风强劲的时候,船只很容易互相碰撞在一起,从而造成损伤。但是,对于鞑子来说,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了。要是再退,他们就只有将战船都拖到陆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在蜈蚣湾的里面,可以清晰的看到,有五艘大型的福船。分别是两艘二号福船,三艘三号福船。还有十来艘其他的小型船只。这是登州水师的全部家当了。登州水师投降鞑子的时候,绝对不止这么点家当的。但是几番的折腾下来,就只有这五艘船了。想一想,觉得还真是够悲催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登州水师的官兵,现在还剩多少人?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,相信他们被鞑子折磨得够痛苦了。罗凯回去以后,就一直没有了消息。登州水师也没有任何人携带鞑子的人头前来恕罪,感觉好像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一样。登州水师参将郭林,也没有了音讯。

    “告诉李绩成,让他们从右边攻击!”

    张准放下千里镜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黄世军答应着,很快挂出了旗语。

    很快,李绩成那边回应,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。他船上的虎贲军杰字营战士,也已经全部做好了战斗准备。在接下来的战斗,周焱宇率领的杰字营战士,才是作战的主力。狙击手分队,一般都是打下手的。

    “直接靠上去!”

    张准意气风发的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从地理位置上来说,盖州卫算得上是鞑子的心脏附近了。虎贲军在这里狠狠的扎上一刀,就算不能伤及到鞑子的心脏,也要让鞑子在床上躺几天的。你们鞑子欺负汉人的时候,不是很爽吗?现在被欺负回来,一定更爽了吧?

    “准备接舷战!”

    黄世军立刻大声的吆喝起来,

    陈耀阳等人都情不自禁的有些紧张。蜈蚣湾距离盖州卫,实在很近,几乎就是挨着的,最多不到十里的距离。连云岛上的枪声,还有升腾而起的黑色烟柱,应该惊动了盖州卫的鞑子了。鞑子在盖州卫的骑兵部队,肯定会迅速出动的。

    认真计算时间,从鞑子骑兵出动,到增援蜈蚣湾,中间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。换言之,虎贲军海军,必须在一炷香的时间里,结束战斗,撤离蜈蚣湾。否则,就有可能直接和鞑子的骑兵对阵。

    幸好,虎贲军海军的护航炮船,给了陈耀阳等人一些安慰。除了两艘二号福船之外,虎贲军海军还有五艘苍山船护航的。显然,这些炮船已经完全做好战斗准备了。只要鞑子的骑兵出现在岸边,肯定会遭受到虎贲军海军的炮击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!”

    忽然间,蜈蚣湾发出一阵阵的尖叫。

    显然,是鞑子的眺望哨发现了虎贲军海军舰队的踪影了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!”

    紧跟着,难闻的警钟响起来。

    张准皱皱眉头,鞑子居然也懂得使用警钟了。看来,鞑子也是懂得与时俱进的嘛!觉得汉人的东西好用,就用上汉人的东西了。随即,张准从千里镜里面发现,驻守港口的,并不是真正的鞑子,而是二鞑子。从对方的装束来看,极有可能是朝鲜的仆从军。

    就说呢,鞑子肯定不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,整天趴在港口这里晒太阳,吹海风。这种粗活,也只有二鞑子去干了。只看到被警钟惊动的二鞑子,纷纷从岸边的营房里跑出来,试图抢占船只,向虎贲军海军开炮。

    虎贲军的船只,就这样靠上去。二鞑子试图开炮,虎贲军海军完全不怕。二鞑子就和鞑子一样,对于海战,完全不是内行。就算拼着挨对方的几炮,也要直接贴上去。只要贴上去,那些二鞑子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靠近!”

    “靠近!”

    “靠近!”

    黄世军和李绩成,都沉着的命令。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,迅速的缩短。

    一百丈……

    八十丈……

    五十丈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孟侠率先开枪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一个二鞑子直接从甲板的边沿掉进去水里,溅起一串的浪花。

    枪声一响,蜈蚣湾港口,顿时热闹了。大量的二鞑子,从更多的地方跑出来。有人试图寻找地方躲避,有人则试图上船来开炮,还有人呆若木鸡,站在原地不动,显然是不知所措了。最搞笑的是,有些二鞑子直接跳入了海水里,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张准举着千里镜,扫了一眼,发现蜈蚣湾港口里面的二鞑子数量,还真是不少,可能有五六百人。看来,鞑子的兵力,还是满充足的啊!小小的一个港口,就有五六百的仆从军驻守!在后面的盖州卫,鞑子的数量,肯定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陆伊典、黄弦、孟侠、刘芒、魏大哥等人,也几乎同时开枪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神枪手,一发米尼弹就能消灭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船上的鞑子,被不断的打倒。

    张准身边的狙击手,都是身经百战的人物了,对付这么点二鞑子,自然是不成问题。只要是二鞑子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,又没有有效的障碍物的话,等待他们的,肯定是突如其来的米尼弹。很多二鞑子正在急匆匆的跑着跑着,就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,然后没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一会儿的功夫,在栈桥附近的二鞑子,就基本被清理干净。残存的一些二鞑子,也躲藏在障碍物的后面,不敢探出身子。倒是警钟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来,显然是在着急的向盖州卫的鞑子求救。

    陈耀阳等人都大为惊叹,又大为震骇,虎贲军的火器,实在是太猛了。在这么远的距离上,居然将敌人打得狼狈逃窜,一塌糊涂。难怪鞑子在黄县的损失,会那么大。鞑子也是血肉之躯,如何能够阻挡如此威力巨大的火器?虎贲军的战斗力,实在是太厉害了啊!难怪张准敢只派三百人就上去连云岛,实在是……真的是太强了!

    他情不自禁的暗自庆幸,那天晚上没有选择和虎贲军海军对抗到底,否则,现在的他,肯定是沉没在大海里面了。虎贲军的火铳已经这么厉害了,他们战舰上的大炮,会差得了吗?难怪虎贲军海军会如此的嚣张,别人的确是有嚣张的本钱啊!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在李绩成的船上,传来更加猛烈的枪声。

    周焱宇带领的一个协的虎贲军,足足有三百人。他们不断的开枪射击,枪声自然更加的密集,火力也更加的凶猛。一轮暴风雨一样的米尼弹扫过以后,港口附近已经完全看不到站着的二鞑子了。

    雷神舟统帅的一个小队,开枪射击的速度是最快的。他还是第一次参加实战,当然不甘示弱。在虎贲军里面,也是很讲究战功的,没有战绩,就算你舌灿莲花,都不管用。雷神舟刚刚加入虎贲军,当然要尽快的积累战功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雷神舟果断的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在他的正前方不远处,一个二鞑子闷哼着,一头栽倒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他迅速的重新装好子弹,想要继续开枪,却发现已经找不到可以射击的目标了。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二鞑子露头,正要开枪,忽然发现那个二鞑子的脑门上爆发出一朵血花,跟着就趴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雷神舟顿时感觉压力很大。他在虎贲军里面,可是实实在在的新手。尽管他非常努力的训练,在杀敌技能上,还是不如一些老兵。他不得不暗下决心,一定要将杀敌本领提上去,否则,这个队正的位置,肯定有人不服的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黄世军指挥的战舰,直接撞上了登州水师的一艘战舰。

    剧烈的颤动以后,两艘船很快靠在了一起,随即被水手们抛出的绳索捆绑起来。狙击手们一边掩护着,一边跳上旁边的战舰。看守船只的二鞑子,显然无法阻挡虎贲军的攻击,他们只有向后逃跑的份。

    黄弦等狙击手,则在后面持续不断的开枪,将任何可以看到的二鞑子,都全部打倒在地上,又或者是水里。那些试图躲藏在水里的二鞑子,也没有躲过他们的射杀。靠岸边的海水,很快就被染成了暗红色。

    很快,李绩成的战舰,直接靠到了临时搭建起来的栈桥上。跳板很快放下来,雷神舟第一个从船上跑下来,其他的虎贲军士兵纷纷跟在后面。码头上的残存的二鞑子,顿时四散奔跑,完全无心恋战。在虎贲军的面前,连鞑子都不是对手,更不要说这些狐假虎威的二鞑子了。

    虎贲军一边前进,一边高叫:“我们是虎贲军!登州水师的人在哪里?我们是虎贲军!这里还有活人没有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那边就传来无数的欢呼:“我们在这里!我们在这里!”

    随着兴奋的呼唤,从港口的各个角落里,钻出很多不诚仁样的人来。之所以还能辨认出他们是人,是因为他们能站里行走,而不是只能爬行。只看到他们衣衫褴褛,脸色腊黄,一个个好像是从地洞里面钻出来的老鼠。有些人瘦得只剩下骨头,仿佛风吹就会倒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的神色,却显得十分的激动。有人跌跌撞撞的向虎贲军奔跑过来,中间不断的摔倒,又不断的爬起来,继续向虎贲军跑来。有人甚至激动得不断的垂泪,对着老天不断的喃喃自语:“终于有人来救我们了,终于来救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目睹这一切,天津水师的官兵,都深受感触。这些地老鼠一样的人物,正是他们以前的同袍,登州水师的官兵。想不到现在,他们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。以前,有些人很鄙视登州水师的投降行为,现在,这种鄙视也渐渐的消失了。看他们地老鼠的样子,就知道他们已经得到了报应,得到了惩罚。

    陈耀阳等人都忍不住眼睛湿润。他终于明白,虎贲军为什么战斗力这么强。虎贲军的强大,不是因为他们武器装备的强大,而是因为他们的赤子之心。他们从来没有忘记那些反抗鞑子的人。这一刻,是天津水师永远都做不到的,也是大部分的明军都做不到的。明国朝廷根本没有力量解救他们,只有虎贲军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“郭林!”

    “罗凯!”

    “郭林!”

    “罗凯!”

    “在不在?”

    按照张准的吩咐,孙继明在港口来回逡巡,同时大声的呼叫着。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郭林!”

    “罗凯!”

    孙继明不死心的继续大叫。

    “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罗凯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在远处,有人虚弱的回答。

    孙继明急忙走过去,只看到两个登州水师的士兵,搀扶着一个瘦骨嶙峋的人出来。这个人的身上,简直看不到任何的肉。由于全身只有骨头,他的容貌,已经完全辨认不出来。而且,他的眼睛还瞎掉了一个。孙继明上下打量着对方,有些狐疑的问道:“你……是罗凯?”

    罗凯用仅存的一只眼睛看着孙继明,嘴角边露出一丝丝微弱的笑容,有气无力的回答:“我认识你,你姓孙,叫孙……”

    孙继明确信对方就是罗凯,便从怀里掏出一包食物和清水,递给罗凯,同时说道:“你先吃点东西,都督大人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罗凯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都督大人……也来了?”

    孙继明点头说道:“是的!他就在码头边上!”

    罗凯情不自禁的流出了浊泪,完全看不到肉的脸上,既然情不自禁的抽搐着,喃喃自语的说道:“都督大人居然来了啊,居然来了啊!”

    勉力吃了一点食物,喝了一点清水,罗凯就在同伴的搀扶下,跟在孙继明的后面,挣扎着来见张准。

    张准看到罗凯的样子,也是微微一怔,随即缓缓的说道:“都是鞑子造成的?”

    罗凯眼泪盈眶,苦涩的说道:“都督大人……你要是晚来一点,就看不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张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深沉的说道:“郭林呢?”

    罗凯遗憾的说道:“参将大人……已经遇难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,郭林已经死了。活生生的被鞑子折磨致死的。鞑子怀疑登州水师一直试图反正,试图重新投靠明国,又或者是投靠虎贲军,因此,对郭林这个水师参将,是非常的不放心。鞑子一直派人监视郭林的动静,不让他和任何外人接触。后来,干脆不给郭林饭吃,活生生的将他饿死。据说,郭林临死前,只是悔恨无比的说了一句话:“早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,郭林想必不会投降鞑子。登州水师原来好好的,自从投降鞑子以后,先是被肢解,船只被征用,家属被送去辽东当奴隶,然后被转移到长生岛,最后又被转移到连云岛。任何知道这一段经历的人,大概都不会选择投降鞑子。

    咎由自取啊!

    完全是咎由自取!

    罗凯知道张准对汉歼的态度很不好,晦涩的说道:“都督大人,你给他们一条生路吧,他们暂时是杀不了鞑子了。你要惩罚,就惩罚我和郭林吧。投降的命令,是郭林和我下达的。”

    张准无言的点点头,深沉的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以前,他对于普通的明军水师官兵,要求的确太高了。他要他们用鞑子的人头来恕罪。然而,他们想要搞到鞑子的人头,又谈何容易?说白了,他们就是一群打工的,老板怎么说,他们就只有怎么做。他应该鄙视的是登州水师的军官。比如说,罗凯。比如说,郭林。他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郭林死了,罗凯瞎掉了一只眼睛。他们都已经受到了惩罚。至于普通的登州水师士兵,他们没有在长官决定投降的时候,勇敢的站出来,抵抗这种卖国贼。他们也已经受到了惩罚。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,恐怕比死还要更加的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“罗凯,将残存的登州水师官兵都集中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说几句话!”

    张准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罗凯当即传令,下令登州水师的官兵全体集合。

    黄世军在旁边数了数人头,发现幸存的登州水师官兵,只有不足五百人了。按照正常的编制,他们应该有接近三千人。登州水师六月份投降鞑子,现在是十一月,中间只过去了五个月的时间而已。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登州水师的士兵,死的死,散的散,下落不明的下落不明,人数只有当初的两成了。世界上,还有比这更加悲剧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兄弟们!我是张准!”

    “我宣布,从现在开始!你们自由了!从现在开始,你们都将脱离苦海!你们以前,的确是做了错事,的确是犯下了难以饶恕的罪行!但是,你们已经得到了惩罚,你们已经为自己的错误,付出了沉重的代价!现在,我宣布,赦免你们的罪行!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回到后方休养!愿意参加虎贲军,为自己,为同袍报仇雪恨的,我们欢迎!不愿意继续参与战争的,可以回家!还可以选择在莱州府和登州府定居!你们每人将免费获得五亩的土地!”

    张准快速的站在一个高台上,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万岁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岁!”

    “虎贲军万岁!”

    登州水师的官兵在沉默片刻以后,忽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呐喊。这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呐喊,尽管声音不大,却是情真意切。有人甚至激动得再次掉泪。在沉沦了足足五个月以后,他们终于在地狱里看到了天堂的出现!

    (未完待续)


    看小说请到(汐汐全本小说网),汐汐小说网提供《免费久久国产片》全部章节!